1904年1月17日 契诃夫的戏剧《樱桃园》在莫斯科首

作者:绯闻

关注 3590

记者在大麦网上看到,《樱桃园》的9场演出都已呈现无票状态。而在北京人艺官方售票网站上,也只剩零星的几张票。不管是冲着演员,还是冲着导演,亦或是冲着契诃夫,就目前来看,《樱桃园》依然还很火热。

《樱桃园》 1904年1月17日,俄罗斯文学家契诃夫的戏剧《樱桃园》在莫斯科首次演出。19世纪后半叶批判现实主义戏剧创作成就最高的。在北欧当数易卜生在东欧则推契诃夫,他最优秀的剧作是四幕话剧《樱桃园》。 契诃夫是与法国莫泊桑齐名的世界着名短篇小说家也是俄国最后位伟大的批判现实主义剧作家。他创作的大型话剧有《伊万诺夫》《万尼亚舅舅》《樱桃园》等。 《樱桃园》是契诃夫晚年的一部力作。剧本《樱桃园》展示了贵族的无可避免的没落和由新兴资产阶级所代替的历史过程,同时表现了毅然同过去告别和向往幸福未来的乐观情绪:樱桃园伐木的斧声伴随着“新生活万岁!”的欢呼声。然而由于契诃夫的思想立场从未超越民主主义的范畴,他笔下的新人都不知道创建崭新生活的必由之路,他们渴望的“新生活”始终只是一种朦胧的憧憬。 百年来,《樱桃园》始终活跃在俄罗斯的话剧舞台上。在对这部奇特的四幕抒情喜剧的百年舞台阐释中,剧本的意义空间不断得到拓展,不同时代的导演从各自角度与契诃夫进行着精神上的对话,对作家设置的喜剧谜团进行了颇有启发意义的思考,使《樱桃园》在舞台上永恒地具有了当代意义。 2011年8月15日晚,莫斯科艺术剧院访华演出之首场演出,在北京人艺首都剧场举行,首场上演契诃夫名剧——《樱桃园》。舞台上真烟、真酒、真狗……令人身临其境。该剧表现大变革时代,除冷冰冰的经济利益外,“还有复杂的、多愁善感的、热乎乎的感情世界。”该剧在国际共运高潮、社会主义大家庭时期,被誉为“19世纪后半叶批判现实主义戏剧最高成就。” 59年前,北京人艺初创时期,正是以莫斯科艺术剧院为建院“母本”,该剧院奉行的“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风格”由此成为人艺话剧基调。 演出期间,《莫斯科艺术剧院回顾展》也在首都剧场展出,同时出售被中国演员奉为“红宝书”的斯坦尼着作多种。莫斯科艺术剧院的“海鸥标志”,重现京城,让怀旧人士重温旧梦。 但时至今日,在文化全球化的浪潮中,曾经独揽中国的苏俄文学雄风不再,昔日苏俄文化元素及缓慢叙事,让新一代年轻人接受困难。

生肖:

不过,也有人很喜欢这种风格。网友“小年”是濮存昕的剧迷,她认为,虽然人艺版的《樱桃园》跟其他版本有差距,但是几个主演的表演还不错,算是值回票价。最近人艺上的几部话剧她几乎都看过了,《樱桃园》自然也没放过,早早就买了票。网友“晨晨”本来对翻译剧本不感冒,但看了之后却觉得“这部长达3小时单一场景的《樱桃园》很不错。”

だんだ やすのり

图片 1《窝头会馆》剧照。李春光摄

编剧俞白眉曾评价人艺的话剧票房火爆现象,他认为,人艺的票房数字不能孤立来看,这与整个戏剧生态的变化有着直接关系。

段田 安则(假名:だんだ やすのり)日本演员,1957年生于日本京都,1980年从影以来,在电影、电视剧和话剧舞台上均有出色演出。通常饰演配角小人物,表演风格亦庄亦谐。代表作为话剧《樱桃园》。

“不过我们要认识到,繁荣与发展不完全是一回事,繁荣是一种量的积累,发展是质的提升。” 在王晓鹰看来,中国话剧要得到发展,还需要创作者深入生活、扎根人民,透过对生活的观察,在创作中挖掘出人物更深的内涵意义、生命价值、人生哲理。

民族:

“《窝头会馆》、《樱桃园》同时开票,满满的11月。”北京人艺演员雷佳刚告别《窝头会馆》的舞台,就迎来了《樱桃园》。在北京人艺最近几部大火的话剧中,不少都有他的身影。 而近几年,话剧“一票难求”也越来越不是一件新鲜事。

职 业:

一个五面的空荡荡舞台,身着白衣的演员们静止或走动,三个多小时中,演员们多数面对观众讲话,中间还夹杂着大量的停顿和留白。这是李六乙版本的《樱桃园》,也是争议最多的一版。

星座:

图片 2《樱桃园》剧照。王雨晨 摄

SIS

看似小众的话剧愈发引起大众关注,有业内人士表示,现在话剧在中国的现状恐怕不能用小众来形容了。不过也有人认为,虽然有的话剧很热,但却不能代表话剧就走出了小众,在很多非一线城市,看话剧的人还在少数。

国籍:

这种变化从话剧的票房数据可见一斑,据北京市文化局、北京市演出行业协会公布的数据,2016年北京演出票房收入突破17亿元,话剧演出票房达到2.60亿元,位于第二,仅次于演唱会。

献吻 0

刚结束演出的《窝头会馆》更是创下近年来话剧抢票新记录,“半夜排队卖票,6小时即告售罄”的新闻早已冲出话剧圈,一时成为文化现象。而今年的《断金》、《贵妇还乡》、《戏台》、《李白》、《羞羞的铁拳》等也在上演时出现“一票难求”的情况。

代表作品:

“我没抢到《如梦之梦》,刚开抢就没票了。”11月16日,话剧《如梦之梦》北京场门票开售,一上线即告售罄。早几个月,小田就开始期待这个话剧,最后还是没买到票,她表示很沮丧。

图片 3

北京11月25日“北京人艺买票最艰难的三场戏我都看过了,可惜《樱桃园》没买到票。”网友“辛迪”表示,自己“很郁闷”。11月23日,话剧《樱桃园》在首都剧场再次上演。记者在某购票网站上看到,《樱桃园》的9场演出都已呈现无票状态。

和族

《樱桃园》是契诃夫的最后一部戏剧作品,被称为“四幕抒情喜剧”。故事发生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俄国,资本主义迅速发展,贵族庄园彻底崩溃。女地主柳苞芙是樱桃园的主人,长期旅居国外,突然有一天回到家乡,但却面临樱桃园被拍卖的情形。原为柳苞芙仆人的罗巴辛却摇身一变成为暴发户,并成为樱桃园的新主人。

水瓶座

人艺版《樱桃园》由童道明翻译,李六乙导演,卢芳、濮存昕主演。去年6月份,《樱桃园》在北京进行首轮演出。演出后即被争议包围,有观众很喜欢,有的观众则表示,“看了二十分钟就睡着了”,“中场休息就提前退场”。虽口碑两极化,但本轮演出热度依旧不减。从《喜剧的忧伤》到《断金》,再到《窝头会馆》,话剧的门票越来越难买,谁说话剧还只是小众艺术?

毕业院校:

“话剧在‘走’市场的最初过程中,可以用娱乐性的作品去探寻发展之路。但是,一定要避免泛娱乐化的现象。”中国国家话剧院副院长王晓鹰曾表示,中国戏剧目前正处于继20世纪80年代‘新时期戏剧’以后又一个繁荣时期,参与戏剧创作的力量更为多元,演出的场次和观众人次也达到前所未有的数量,票房业绩更是以前难以想象的。

樱桃园

《樱桃园》剧照。王雨晨 摄

龙谷大学附属平安高等学校

不过,话剧热背后也蕴藏着一些问题。比如原创剧本缺少,话剧演员生存困难,市场机制不完善,观众话剧审美有待积累等。

日本

图片 4《窝头会馆》剧照。李春光摄

所属公司:

作为契诃夫的名剧,《樱桃园》是世界剧坛演出最多的经典剧目之一,单在北京演出过的就有林兆华版、中戏版和俄罗斯版。

体重:

图片 5

出生地:

市场小众?话剧才是一票难求

生日:

而在这种话剧热影响之下,越来越多的观众也开始走进剧院,试着了解话剧。网友“婕婕”第一次看话剧,就选择了《樱桃园》,她看完了之后还有点“云里雾里”,并一直在想,樱桃园对她来讲是什么,这种感觉让她很新奇。

献花 0

明星大腕助阵演出,话剧改编电影,小剧场日渐兴盛,戏剧节风生水起,这些因素都让话剧不再拒人于千里之外,而成为普通观众也可以拥抱的艺术。

日本京都府

图片 61904年1月17日 契诃夫的戏剧《樱桃园》在莫斯科首次演出。《樱桃园》剧照。王雨晨 摄

英文名:

前卫风格将观众挡之门外?依然满座

170cm

“看话剧要是怕踩雷,就选人艺的话剧,一般次不了。不过,《樱桃园》除外。”有网友如此评价。从去年首演,人艺版话剧《樱桃园》就饱受争议。

身高:

“契诃夫的本子李六乙的戏,感觉导演是在用力表现自己,而不是在表达故事或者表现演员,大概这就是艺术吧。”网友“胖胖”23日晚看了《樱桃园》后表示,话剧最后那段伐树的音效太过冲击,“坐音响边上快被震聋了”。

段田安则

1957-01-24

演员

性别:

血型:

本文由金沙js333娱乐场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金沙js333娱乐场